執不起的思念-2004-06-28

當天氣沖沖的一走了之,離開家後,就心生後悔,腦海裡不斷浮現父親當時無言的表情:「才回來沒幾個小時,妳又要走了......」

心裡雖然覺得很難過,可是想到母親那種只顧賺錢、那種擺明我不可能不會準備午餐給父親吃的態度,實在讓我無法諒解!母親口口聲聲說多少掙點生活費,根本不是這樣,只是藉口、只是藉口而已,母親根本是沒做事會痛苦,就算天天給母親錢,情況也不會改變,母親也是一樣不會安心的待在家裡,對母親而言,只有工作才有安全感,可是母親越來越過份,不知節制甚至忘卻一切,要是當失去時,母親!你就不要哭!不要哭!!!!!

十幾年前仍住樹林時,在新莊工作。一次,老闆興起邀集唱歌,當時KTV對保守的父母親來說,是個雜亂、與我們樸實生活不對盤的地方,唯有編個冠冕堂皇的理由,才能獲得同意,心肚自知,也不敢玩的太晚。先行離開了大伙後,準備回店裡,騎著父母御賜的破摩扥車回家。

酷熱的夏夜,是蚊群憩涼的時機,下了計程車,遠遠望見,坐在店門口石階上的父親,正努力地揮動著手扇,防禦只著短褲直被侵襲的雙腿,默默的,等我......。

雙眼紅潤,內心若有所思,我騎車在前,父親踩著腳踏車緊跟在後,父親並沒有責備我,但不發一語的沉默,卻讓我的心情更加沉重,心裡很清楚的知道,是因為母親對子女迫切的過度關心,讓父親飽受壓力,不得不從夢中而起,當時,是晚上十點多。

未及說出口的:「爸.....不會再有第二次了.....」

邀集姐姐隨我一同帶著父母出外遊玩,藍天白雲,為我今日的不安繪上一片色彩,第一次大膽的開著車離家數里,父親按坐在旁,亦為我下一帖安心藥,父親喜食海味,早先小阿姨便經常拖著父母前往大園漁港嘗啖美食,有著這一層壓力,心中深感父親不喜歡我為他的安排。

來到富基漁港,一貫的乾淨,是我堅信父母親會喜歡的理由,晃了一圈買定了些許鮮味兒,其實我不愛吃海味,卻也深深大讚新鮮魚卵經烘烤沾食美乃滋的好味道。說說笑笑飽嘗一頓後,知道愛釣魚也愛看人釣魚的父親,定會被富基漁港的一群釣者吸引而前去一觀,一旁好奇的小姪女碰碰跳跳興致高昂的行徑讓母親招架不住,催促著我轉至下一地點,因為懸岸的一頭實在危險吶!

或許,也是母親等待著我將給他們什麼樣的驚喜吧!來到漁人碼頭,已至黃昏,堤岸涼風,掃去了午后的燥熱。

「哇!你小阿姨一定不知道有這種地方,不然早帶我們來了!」母親興奮的像個發現新樂園的小孩,其實母親壓根兒都不知,這地方我來過不下數次了。

「一到晚上更漂亮喔!」我驕傲著父母的驚嘆,緩步慢行,直至星河披襟,踏上歸途。

「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媽的個性,忍一忍就沒事了!」恍如昨日,父親諄諄的勸語。

「什麼時候還要去上次你帶我去的那個地方吃海產?」恍如昨日,像孩子般要糖吃的引頸企盼。

「起床了沒?爸爸複診的時間要到了喔!趕快回來!」恍如昨日,睡眼惺忪裡父親的提點。

「爸爸幫你問了一台二手車,很新喔,價格也合理,找時間回來看看!」恍如昨日,在父親的失望聲中掛上電話。

「活到這歲數,一把年紀了,頭一次剪綵,還是幫女兒開幕剪綵呢!」恍如昨日,迴盪在親友口中父親的驕傲。

「爸,該回去休息了!」恍如昨日,公園一角棋興正濃的父親不願離開。

恍如昨日,父親與母親攜手行走早市的背影。

恍如昨日,疼愛孫女的父親,歷歷在耳的嘻笑聲。

有誰知道,面對前來祭悼的親友,女兒談笑風生的虛應態度背後,她痛徹的心扉!

幾人知情,不敢思念,是害怕流淚潰堤無法控制的自己......

午夜夢迴,思念父親恍如昨日的身影,猶言在耳的聲音......

恍如昨日,不再,已經不在......卻恍如昨日,如斯如在!

執不起的思念提起勇氣執起,我不哭......

提起勇氣將思念執出,我才能更有勇氣敞開心...思念......

執起思念,思念至親......不掉淚!

 

創作者介紹

Fiona studio ★ My life and work

Fiona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